社会分层视角下的“择校热”现象分析

 文/张利霞   2018-07-10 23:08:53

【摘要】本文从社会分层及流动的理论角度出发,通过探究不同社会阶层掌握的财富、权力、声望资源的差异性及目前教育资源分配的不平衡性,分析了“择校热”现象产生的外部原因;同时从不同阶层的社会成员对社会分层的认可及教育成为人力资本获得的最直接途径两个方面分析“择校热”现象产生的本质原因。

【关键词】社会分层;社会流动;择校;原因

20世纪90年代中期以来,随着经济、社会文化的繁荣和发展,人们开始普遍关注教育问题,而择校现象也随之盛行起来。近几年来,择校现象更是愈演愈烈,小学、初中、高中甚至幼儿园都被卷入择校的热浪之中。本文试从社会分层和流动的理论视角出发,分析“择校热”现象背后的原因。

一、社会分层与流动的理论渊源

所谓社会分层,是指社会中的人们按一定标准划分成高低有序的不同等级、层次的过程与现象。德国社会学家韦伯是最早提出社会分层理论的社会学家。他主张从财富、声望、权力三个角度分析一个社会的分层标准及由此带来的不平等问题。韦伯认为财富是衡量社会分层的经济标准,社会分层的政治标准是权力。声望,是指一个人能够得到他人的肯定评价以及社会尊重和承认的能力。一定程度上拥有更多财富和权力就意味着获得他人尊重及社会较高评价的机会更大。但韦伯也认为,财富、权利和声望在社会分层中都可单独地成为分层标准。社会分层体系中没有可以长久保持的社会地位,社会成员的地位随着个人成长阶段拥有的财富、权力、声望资源的改变而发生向上向下的垂直流动,或不同社会角色会出现水平变化,这就是社会流动。社会流动形式有多种分类方法:主要有垂直流动和水平流动、代内流动和代际流动。

二、“择校热”产生的原因探析

(一)不同的社会阶层掌握的资源的差异性是“择校热”现象产生的外因

目前我国的社会结构已经定型,具体表现在:阶层之间的边界、内部认同形成、阶层流动开始减少以及社会阶层的再生产。而在阶层相对固化的社会结构中,缺少其他竞争资本的人更愿意抓住教育这个相对公平的机会来增加在社会竞争中的优势,以获得向上流动的条件。寒门虽难出贵子,但寒门子弟也可以通过埋头苦读去争取阶层的向上流动。中上阶层虽已掌握了各类可资利用的资源,但拥有更好的生活及实现阶层的再生产是他们对子女的期望。因此,他们也尽最大可能利用自己掌握的社会、文化等资源优势加入到这场教育资源争夺的马拉松赛中,尽最大可能让子女实现社会阶层的向上流动及自我价值的实现。

其次,由于区域及经济社会发展的不平衡,教育资源的分配也严重失衡,农村与城市及不同区域之间教育资源的分配明显不均。人都有趋利避害的心理,中上阶层家长会选择让自己的孩子在教育资源更好的学校接受教育,即使孩子成绩一般,但在人才济济的环境中成长起来的孩子,眼界、知识面、人际交往圈及各种综合能力可能会比普通学校的孩子相比宽一些。而低层阶层的父母,信息社会的到来使得获取资源更加便捷,但也让他们更深刻体会到受教育水平低带来的选择局限,他们开始意识到教育的重要性,也被优质教育资源所吸引。而且随着高等教育的大规模扩招,大学毕业生就业困难剧增,许多企业非985、211等名校毕业生不招,非名校毕业生在求职过程中缺少名校学历这块敲门砖,连去试一试的机会都没有,这就更坚定了学生和家长不仅要上大学,更要读985、211名牌大学的信念。在如此之大的就业利益驱动下,越来越多的家长和学生主动或被动地通过各种渠道加入择校的行列当中,以确保自己的孩子在每个学习阶段都可以距离名校更进一步。

(二)社会成员对社会分层合理性的认可,及教育是人力资本获得的直接途径是“择校热”产生的本质原因

社会分层的存在和维持在很大程度上是基于社会成员个人在主观意识中对它们的想象或取向,他们普遍相信该社会成员之间存在着“地位”上的不同,相信可以把成员们划分为哪些不同地位的“群体”或“类型”。而择校愈演愈烈的根本原因,就是社会成员对处于不同社会位置的人应该得到不同社会报酬和待遇的社会分层合理性的认可。处于不同社会阶层的人对社会分层的认可带有自己阶层特有的考量,中上阶层想通过为孩子选择好的学校,证明和彰显自己的社会地位和财富,也让自身阶层身份得到建构,从而完成自我所在阶层的再生产。而低层阶层则尽可能利用教育这一相对公平的方式来实现阶级的向上流动,从而达到自身阶层的垂直流动和改变。当然,择校行为的产生不排除非理性的因素,但更多的是基于对社会分层认可基础上的理性行为,焦虑的家长希望孩子能够享受好的教育,找到尊重孩子个性发展的学校、老师、同辈群体。

此外,在知识经济时代,人力资本投资是人们获取财富、威望和权力的重要方式。人力资本投资具有倍增效应,人力资本的投资与其他物质资本投资相比具有更高的收益。因此,人力资本的收益及收益的潜力对于不同阶层的人来说都具有无限的诱惑。而人力资本主要是通过教育、培训和其他正规和非正规的学习过程获得的。所以,作为获取人力资本主要渠道的学校教育势必成为不同阶层社会成员向上流动的首要选择。低层阶层只有拥有较高的受教育水平,才能拥有丰厚的人力资本和别人竞争,才能逐步摆脱贫乏的先赋条件带给自己的选择困局。而有条件的中上阶层家长,在望子成龙心态的驱使下也不惜付出高昂的代价为子女选择教育质量优质的学校,从而确保子女未来人力资本的提升,以便在将来取得更高的社会地位。

三、结语

社会学家帕累托认为,一个稳定的现代社会是社会各阶层合理流动的渠道,社会垂直或水平流动的重心应为“自致性”努力,其重要性应该高于“先赋性”特征。那什么样的社会才是一个有活力的、开放性的社会?答案不一而足。虽然我们都认同,只有不平等的社会才会激发人们向上流动的动力和竞争的热情,可这样的不平等要靠怎样的方式才能缩小?笔者认为,世上虽没有绝对的公平可言,但只有绝大多数人拥有相对公平的选择机会,这个社会才会是一个充满活力的社会。相信随着教育公平的大力推进,择校现象也会逐渐退热。

参考文献:

[1]童星.现代社会学理论新编[M].南京:南京大学出版社,2003.

[2]马克斯·韦伯. 经济与社会.下卷[M].商务印书馆,1997.

[3]马小兵.浅谈韦伯的社会分层理论——“三位一体”理论[J].沧桑,2010,(6):144-145.

[4] 孙立平. 断裂:20世纪90年代以来的中国社会[M].北京: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2003.

[5]谢立中.多元话语分析:以社会分层研究为例 [J]. 社 会 学 研 究,2008(1):68-101.

[6]西奥多·W·舒尔茨,舒尔茨,吴珠华. 论人力资本投资[M].北京:北京经济学院出版社,1990.

(作者单位:四川大学)

上一篇回2018年6月第12期目录 下一篇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6 毕业论文网 > 社会分层视角下的“择校热”现象分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