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大终结”与“两大标志”: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进入新时代的世界意义

文/ 王茂涛   2018-07-10 23:08:50

习近平总书记在十九大报告中说: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进入新时代“意味着科学社会主义在二十一世纪的中国焕发出强大生机活力,在世界上高高举起了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伟大旗帜”“意味着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理论、制度、文化不断发展,拓展了发展中国家走向现代化的途径,给世界上那些既希望加快发展又希望保持自身独立性的国家和民族提供了全新选择,为解决人类问题贡献了中国智慧和中国方案。”这两个“意味着”第一次以社会主义运动历程和世界视野揭示了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进入新时代的“世界意义”,是一个大党对世界社会主义复兴的底气与自信、一个大国对人类文明进步的自觉与担当,也是理论研究的新课题新领域。

笔者认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进入新时代的世界意义体现在“两大终结”和“两大标志”上。

一、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是对“历史终结论”的终结,标志着世界社会主义运动由低潮走向复兴

20世纪80年代以后,斯坦福大学高级研究员福山唱衰社会主义的“历史终结论”甚嚣尘上,他的《历史的终结及最后之人》一书甚至宣称“共产主义的最后一幕已经演完了”“资本主义胜利了”。除“历史终结论”以外,“马克思主义过时论”“社会主义失败论”“中国崩溃论”也从来没有停止过鼓噪,充满着西方的自大与优越感。

对“历史终结论”最有力的回击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发展成就。近40年来,中国高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大旗,坚定地沿着自己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埋头苦干,成功地探索出了适合本国国情的新的发展模式,创造了神奇的“中国奇迹”。邓小平说:“中国是大国,也可以说中国的社会主义事业不垮,世界的社会主义事业就垮不了。”以邓小平为代表的中国共产党人临危不乱,沉着应对,对开创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作出了历史性贡献。党的十八大以来,面对错综复杂的国内外新形势,习近平总书记以巨大的政治勇气和战略定力,使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事业取得了全方位、开创性,根本性、深层次的巨大成就,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进入了新时代。

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进入新时代标志着“历史终结论”终结。历史的长河奔流不息,滚滚向前,21世纪的科学社会主义在中国迸发巨大的生机活力,释放强大的制度张力,已经雄辩地向世人证明:历史没有终结,也不会终结,社会主义没有灭亡,也不会灭亡。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不仅创造了世界经济的奇迹,也凝聚了一种社会制度优越性的共识,中国正成为社会主义理论与实践创新的引领者。

二、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是对“西方中心论”的终结,标志着“中国方案”由实践探索走向范式形成

西方中心论起源于17世纪,至今已历经400余年,20世纪以后的代表人物为马克斯·韦伯和弗雷德里克·哈耶克,其主旨是“理性精神”是西方文明特有的优越性所在,只有西方文明才是人类最优秀的文明。美国社会学家帕森斯甚至提出,人类的现代化道路即西方化甚至美国化过程。西方中心论认为西方文化、西方价值观和西方的现代化道路具有普遍性和普世性,鼓吹“西方民主是人类文明的最高峰”,自诩“华盛顿共识”,其指向是对民族主义国家和发展中国家输出普世价值观,输出“市场化”“私有化”和“自由化”,导致很多国家时局动荡、政治危机甚至国家分裂。西方中心论者认为,始于欧美的现代化道路是唯一正确的道路选择,现代化即西方化是唯一取向的发展逻辑,国内亦有人鼓吹现代化即西化。

改革开放以来,中国现代化建设取得了巨大成功,闯出了欠发达国家走上现代化道路的新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从实践探索到理论创新,打破了现代化即西方制度主导的神话,埋葬了现代化就必须要牺牲本国价值观、政治制度、文化精神而被动西化的历史,开创了一个崭新的现代化道路的独特范式,书写了现代化道路的“中国方案”。作为人类现代化道路中多样性的一种样本,“中国方案”昭示了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制度魅力。

“中国方案”尊重国情的差异性和人民发展道路的选择,有着兼容并包的开放心态和合作共赢的人类命运共同体理念,不依附别人的模式,不强推自己的模式,不移植自己的价值观。

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伟大思想在实践的维度标志着“中国方案”从实践探索到一种范式的形成确立,道路自信、理论自信、制度自信、文化自信将会在更高的层次、更广阔的范围内形成影响力,为世界各国尤其是发展中国家提供了一种可资借鉴的全新的现代化范式选择,具有标本和示范意义。

(作者系浙江传媒学院马克思主义学院教授)

《决策探索》2018年6月第12期 目录

上一篇回2018年6月第12期目录 下一篇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6 毕业论文网 > “两大终结”与“两大标志”: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进入新时代的世界意义